澹秋

主魔道祖师/人渣反派自救系统/剑网3,啥cp都吃,手残语废小学生文笔!感谢小天使们的喜欢!么么啾!

【插刀向】假设莫玄羽献舍失败

【插刀】假如莫玄羽献舍失败。

小学森文笔,跪求轻喷么么啾|。・㉨・)っ♡
如有雷同纯属巧合!
另外感觉人有点多所以只打了三个人的tag

1.莫玄羽
    如果法阵失效,莫玄羽也许会变成孤魂野鬼,也许会继续活着那样的生活,再不会得到什么改变。
2.魏无羡
    魏无羡没有办法回来,他有自己的品格,不会夺舍。这样的他,或许会永远变成一缕残魂,逐渐消逝在天地之间。那之后,除了在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记忆中,世间再无夷陵老祖。
3.江澄
    江厌离为魏无羡挡的一剑,金子轩被温宁亲手杀害,虞紫鸢、江枫眠被温逐流杀死,江澄会一直保留着对魏无羡的恨意,却永远不知道自己体内的那颗金丹的来源。当魏无羡百鬼噬身之后,也许他会在老去的某一天,看着陈情发呆,反应过来,魏无羡间接或直接害死了他的至亲,最后,他连魏无羡这个至亲,也失去了……
4.蓝忘机
    问灵十三载,也依旧等不到那个不归人,或许他会放弃,更可能会永远等着,弹的曲子,却从《问灵》换作《安息》。他也会成为真正的仙门名士,“逢乱必出含光君”,却再也找不到他心中的人,也无人知道他背上的三十三条戒鞭痕和胸口的烙印从何而来。
5.蓝曦臣
    他会看着蓝忘机的执着,却无法安慰。他也许会永远作三尊之一的泽芜君,成为金光瑶的旁观者。
6.聂怀桑
    聂怀桑无法得到夷陵老祖的帮助,他也许会继续伪装“一问三不知”,直至死亡,被后人唾弃;也许会慢慢地露出锋芒,背后寻找大哥的痕迹,以及对杀兄的金光瑶做出报复。直到最后,他也无法回到大哥的守护下,只能被暴走的刀灵杀死。
7.金光瑶
    金光瑶也许会被聂怀桑复仇,身败名裂,若薛洋还在他也许会留得一座孤坟,或说死无葬身之地;也许不会被他人发现他的事情,作一个外表光鲜亮丽,笑意盈盈的金仙督,也无人能理解他面具下的真面目。
8.金陵
    他的双亲间接死于魏无羡,他的心中会有和江澄一样的恨意。或许会带着恨意成为被金光瑶、江澄宠着的纨绔孤儿,或许会抛却前嫌,振兴云梦江家和兰陵金家。他也许不会知道自己的字是谁带着希望取的,也许会对如兰二字嗤之以鼻。
9.温情
    其实不管魏无羡能否回来,这位炎阳烈焰般的女子早已尸骨无存,灰飞烟灭。
10.温宁
    他也许会被条条锁链禁锢,沦为他人的兵器。他再也无法为魏公子效忠,更无法弥补他的错误。从此,再也没有风采无人闻,箭法精湛却胆怯的白衣少年温琼林了……

义城组还有师姐、姐夫……好像和wifi能否回来关系不大,如果有机会就写吧么么啾。
我哭一会儿先。

【策藏】鹤归孤山砸上来个媳妇(1)

1.起名废,小学生文笔,不喜请轻喷。
2.第一人称
3.撩人技能满分温柔军爷x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二少
4.he,大概

    仲夏,西湖边热得厉害,娇生惯养的小师妹哪堪烈阳下不停切磋的训练,就算请上几个擅长山居剑意的小师兄不停风来吴山,也只能缓一时之热。
    于是在那一届名剑大会结束之后,她们便求了庄主,去东都那边历练,开拓眼界。
    说是历练,倒不如说是避暑。
    庄主不怎么懂小姑娘的心思,却也明白几个小姑娘独自前往东都洛阳——即使洛阳是“庄主夫人”管辖地——不太安全。
    于是这就是,我堂堂一个恶人谷战阶十二阶自带里飞沙一掷千金的藏剑弟子,跟着几个小姑娘的原因。
    咳,先说好,不打脸。
    说起洛阳,大唐居民第一时间想到的,应该便是天策府了。
    早早听说,天策长枪独守大唐魂的豪情,今日有幸一见,倒也不失荣……幸?
    荣幸你个丐帮啊。
    当我看见那几个天策弟子的时候,实在是……忍不住爆粗。
    被一个霸刀山庄的小姑娘,用了三招逼出了啸如虎、守如山,你告诉我这是单枪匹马就能取敌方将领首级的天策?
    “我观阁下英姿勃发,可敢与我一战?”小姑娘抱拳对我说。
    霸刀和藏剑打,比谁风车转速高吗?
    我呵呵一声,“请赐教。”
    梦泉虎跑、云栖松、泉凝月、雪断桥、啸日——风来吴山。
    霸刀姑娘似乎没见过一上来就开爆发转风车这么不要脸的藏剑弟子,微愣,一记项王击鼎。
    然并卵。
    我默默砸了一个空鹤归,轻松躲……过。
    等等卧槽——没人跟我说那边有人的啊来着。
    撞了个满怀。
    我心想,还好及时换了轻剑,万一把人家天策姑娘的胸甲捅出个洞来,可就不是一筐马草就能解决的事了——至少也得包月的皇竹草。
    然后发现小师妹们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异,嗯,跟师姐看庄主和天策府统领李承恩的眼神一样,当然我绝对没看过她们写的什么《策藏吟》《李叶歌》……
    等等,偏题了。
    我这时才转过头,看了看被我搂着的天策弟子。
    红袍银甲,嗯天策标配;目测一米九……妈的比我高;嗯有点平不过……
    等会,是个男的?
    ——我下意识开了个云栖松压压惊。

    tbc.

【OOC,云梦全员向,糖】云梦江氏的家宴

    莲花坞的家宴,向来是被云梦的孩子们所羡慕的。
    江厌离亲手熬制的莲藕排骨汤,一开锅,便能吸引一群孩童。她也微笑着,紫杉微动,便是人手一碗香气腾腾的汤。
    房中,虞紫鸢冷着脸,紫电闪烁着微微的光芒,似乎是不为外界所动。江枫眠咳了几声,一碗汤呈在了虞紫鸢的面前——“女儿的一片心意。”
    虞紫鸢冷哼了一声,身体很诚实地端起来正准备小饮一口,嘴便被江枫眠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。
    虞夫人的脸,红了。
    江厌离并未错过这一幕,她轻笑几声,身体后仰便靠在金子轩怀里。金子轩一言不发,却带着一丝宠溺,手轻轻抚江厌离的头发,“娘子也想试试?”
    “咳……阿澄和阿婴还没回来呢。你也不害羞……”
    即使知道是个梦,江澄也甘之以殆。——那是他妄想中的家宴。如果、如果温家没有来的话……虞紫鸢和江枫眠会慢慢敞开心扉;江厌离和金子轩会逐渐接受对方,然后诞下小公子金如兰;他会在父亲、娘亲和姐姐姐夫的关爱中,和魏无羡成长。
    他也许会是三毒圣手,但魏无羡不会是夷陵老祖了。
    可是,永远只是妄想。
    喜气洋洋的莲花坞,炎阳烈焰的岐山温氏;生前的一世怨侣,死后的一世夫妻;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儿子金如兰,江晚吟的外甥金陵;虞紫鸢和江枫眠的儿子江澄,江氏家主三毒圣手江晚吟。
    魏无羡、魏无羡……
    江澄拉住小小的魏无羡的手。
    桀骜不驯的少年,乱葬岗的夷陵老祖。
    ——但无所谓了。
    就让梦,再做一会儿吧。
    他推开九瓣莲标志的木门,“我们回来了。”

——文渣,随意喷但跪求轻一点qwq

电话梗(江澄视角)

歪?魏婴吗?我江澄。
不在也没关系,就是……今天都是第十年了,你在不在其实也——无所谓了,我再等你三年,你要是还不回来,我就……算了,我继续等下去吧。
金陵长大了,夜猎很出色,和你希望的一样,阿姐的好儿子,我的好外甥,也算上你吧,也算他舅舅。
莲花坞开始养狗了,金陵很喜欢,我送了他一只,叫仙子。放心,没有妃妃小爱那么凶,我也不会让他乱跑的,不会吓到你的。你要是再怕,我陪你出去住也行。
昨天又在街上听见你了,有个叫薛洋的,听说会复原你的阴虎符,做了很多事情,我不喜欢他。学什么不好,偏要学你。
别瞎说,我才不会哭,只是有点感冒而已。你从来都不告诉我那些东西。说来我也瞒了你一件来着……算了,说了你也不会想听的,金丹我就不先还给你了,我还没把那些欺负你的人解决呢。你要想来的话,回莲花坞也行,陈情……我还留着呢。
啊对了,你的衣冠冢我倒是没立,没什么可立的。给你烧了些纸钱,省着点用吧。
蓝湛还是不相信你魂飞魄散了,一直在弹《问灵》,今年不弹了,换成《安息》了,弹来弹去没什么好听的,反正你听到了也不会回来的。
没别的事的话,我就先挂了。